希伯利亞腦農民

關於部落格
讓CP便冷門、阿優打阿蝶~
  • 2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神魔]自由港大導師日記《二》

 

 

  糟透了!

 這是亨利對今天唯一能形容的詞彙。


 真的是糟透了!


不管再發生這件事情前他的心情是多麼愉悅,但現在,甚麼都不能讓心情沉重的他能夠恢復冷靜,就算他是自由港的大導師,他也無法鎮定。

 



  「亨利先生,是不是我哪裡招惹到您,你才會給我這樣的任務?」

回朔於數小時前,那個終於發現到自己在惡整他的憨厚巨人,終於忍不住地開口詢問他。


  「怎麼可能呢?身為自由港大導師的我,不可能公私不分明的…你明白的吧?巨人。」他充滿威嚴的說著,但放在身後的手卻比出了個叉。

 

先撇開從此消失在他眼中的無禮勇者前例,他可要先申明,並不是這位巨人做了甚麼讓自己逼著他每天傷痕累累,其實看在眼中他也是很難受的…

但正所謂注意的學生就要給他更多試煉,這是向永遠於試煉間的試煉官學習到的。


 

  「是嗎…但是…」

30的亨利,為什麼15次心願卡、10次暴風魁儡呢?剩下5次才是唯一能讓他大鬆口氣的買東西任務。


  「好,你抱怨的話說完了嗎?這次的任務是暴風魁儡,我期待你的表現。」

未完的話再度被亨利堵回,憨厚巨人不知所措的搔著後腦著,也就去了,亨利暗自笑著…難道他不知道甚麼是放棄任務嗎?

 

欺負完巨人的愉悅心情,讓亨利止不住笑意,但也從這裡開始,那場悲劇才開始。

 

 「喂,聽說出現了紅人耶。」

就在亨利等候向來嚴守時間的巨人多時時,過來交任務的兩名人類,開始聊起了些八卦。

 

  「紅人?甚麼意思?」

  「就是專門殺勇者的殺人勇者啊!」

反正亨利也聽慣了八卦,他看了看自由港的大鐘確定那名巨人讓他等了數十分鐘後,他想著等那憨厚巨人再度出現要如何刮他一頓。

 

這時,八卦的內容卻讓亨利越聽越不妙。



  「聽說他們沾染越多勇者的血液名聲就越鮮紅…聽說剛剛在暴風魁儡區死了4、5個人有了。」

  「不會吧?!居然挑暴風魁儡那裏下手,這也太過…」

 

人類勇者的話未說完,就感受到沉重的手掌拍至自己肩上,兩名人類僵硬的一致轉頭看向拍間的人…果然看到那自由港的大導師那張,與其說是沉重不如說快大開殺戒的神情。


  「你說…紅人出現在暴風魁儡區?」

  「亨、亨利先生…!」臉瞬間蒼白,殺、殺人的可不是他們倆啊!

 

在亨利親切的詢問逼共無辜的兩名人類並嚇跑他們後,亨利正打算拋下崗位殺去彩虹島時,里奧纖美的手按住了他的肩膀,正當亨利打算開口要里奧放手時,里奧嚴肅的說著:

  「身為自由港大導師,你真的能為了一個新手巨人這麼做嗎?」

 

他用的可不是“敢”,因為他明白亨利真的敢。

而是用“能”,因為他們都不能離開自己的崗位拋棄工作。


本來要破口大罵的亨利也沉默了,他止住想要奔往傳送水晶的腳,他們的確不能這麼做,亨利感到羞愧和後悔,紅人常出現在那裏他明明知道,卻把他送到那裏去…

 

看到永遠帶著冷冽神情的亨利露出如此哀愁的表情,向來多愁善感的里奧也為這件事情深感同情,甚至他覺得自己多該阻止亨利給巨人那任務。


他看了看鐘,到現在都還沒回來…這碰到紅人的機率…真的很大。

 


在里奧與亨利在心中的陰霾中度過艱困漫長的時間許久,他們終於看到那名巨人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了這裡。


  「巨人!噢你終於回來了!」謝天謝地,他和亨利都快擔心死了。

只見巨人全身充滿血跡、灰塵與水跡,看來事情案發當時發生了許多事情,但他憨厚的笑容仍然不變。

 

  「我和亨利都快擔…」
  
  「難道你不知道有種功能叫做放棄任務嗎。」

沒有情緒的腔調打斷里奧的聲音,里奧不敢自信地看著面不改色的亨利…居然到了這時候都還在說教?!


巨人只是呆然的看著亨利與他,低頭看了看任務書還真的有放棄任務這一項後…他露出尷尬的笑容。

 

他…還真的不知道有這功能。


「算了…這是你的酬勞,恭喜你今天把亨利
30都做完了。」

亨利把東西放在巨人手心中就沒再搭理他,疑惑的巨人攤開手心看到的是一捲捲的繃帶,還有特製療傷藥。

 

「以後做任務小心一點。」巨人沒因亨利的嚴厲而沮喪,他拿著繃帶笑得像個傻瓜離開。

亨利拿起了羽毛筆,他在那巨人的任務資料上圈起“特別關照”幾個字眼,誰都知道這幾乎不會出現在亨利名簿上的少任務名單是怎麼回事。



里奧大嘆愛啊,波動著豎琴,發出優美的音律。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