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利亞腦農民

關於部落格
讓CP便冷門、阿優打阿蝶~
  • 2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atman]癮

 呼出裊裊白煙,然後融入汙濁的空氣中,並且也同視覺的消失在那漆黑的天花板中。  Jason坐在高腳椅上,他調了個舒服的位置,修長的腳翹起二郎腿,然後對著吧台上的酒吧比了個手勢,果然送來了他平常喝的酒,但他並沒拿起,反倒是斜眼看了看混亂並且帶著曖昧氣氛的舞池。 然後綠眸轉回,盯著那杯威士忌酒杯,放出的重音音樂不只充斥在這汙濁的空間中,也讓Jason耳邊充滿這足以震動身體的音樂,昏暗不停變色的燈光照射在杯中深褐色的酒裡多了幾分美感,不過Jason不是會觀察這種細節的人,所以他拿起酒杯一飲而盡,放下後又指指酒杯示意酒保,同時把菸又帶入唇,吸了口,呼出。   癮,常人當然會想到自己手上這根,永遠夾在食指與中指間的菸。 當然,這也包刮Jason,不過說到他為何會染上這種癮,會讓他想起過去那些,可以說是不該公開,只有自己知道的過去…   ──還在犯罪小巷的生活。  其實這也沒啥大不了,從犯罪小巷出來的,多的數不清。 不過他們後來都變成了人渣、敗類,沒淺力的變混混,有淺力的變頭子,最後,再死在Jason的槍下,如此罷了。 犯罪小巷帶給他很多的技能,例如說自己正在抽的,也是犯罪小巷教他的,我並不覺得這樣哪裡不好,不管是抽菸還是來點所謂的“Hanky-panky"也是從那裡學會的,甚至是當時的他唯一可以維生的技能…“偷名流車的輪胎”   要不是這技能,他也不會有現在的自己……應該說,朔造出現在自己的歷史。 該死的又想起初次碰到他的情形是如何,Jason鎖緊不曾平撫過的眉頭。 很難去承認,但是該死的他的確永遠都忘不了他偷了那個人的輪胎,而偷了還被撞見,同時年幼的他也震驚的發現這居然是黑夜英雄的名流車。   不得不說這是他最難忘的回憶…一回憶起源頭,就像是止不住的流水般的回憶繼續在他腦海中播放著,一直一直…都是這麼快樂的。他很喜歡跟著他,但是這世界像是什麼都要和他背道而馳似的………   他想起那該死的終止,痛苦的死亡。 還有他今天會過來這裡最大的目的,就是想忘記那該死又讓他不得安眠的惡夢。  結果還是想起那些該死讓他痛恨的事情,Jason低語咒罵,把手中的酒一飲而盡。  「嘿~你又來啦?帥哥」沒意外的旁邊出現了略帶高音的男聲,Jason並沒有回頭看,他不過是喝著自己的酒。  不過發出聲音的男子沒有放棄,他繼續用著那略高的聲音嚷嚷著。  「你前幾天開始常來光顧本店的唷~不知道你玩得快不快樂。」 男子緩緩靠近Jason說著,但是男子很聰明,他並沒有越過Jason的安全領域,雖然男人不知道Jason是誰,不過長年來看人的經驗告訴他眼前的人不是個好惹的傢伙。  畢竟,這裡不是一家乾淨的店面,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保持一個安全距離固然是保護自己……這男子是很懂的。  「……不錯」並不想理會他,他用指尖敲了敲杯緣,酒保面向Jason又倒了杯酒。 看得出Jason並非完全告訴自己“滾開”後,男子嘻笑著靠近Jason,不過這可不是什麼調戲意味(如果對方願意他當然大方接受),而是禮貌的和自己的客人聊天罷了…   大概是為了讓自己能淡忘一點剛才想起的不愉快,他並沒有和往常一樣對沒放在眼中的人送出“滾蛋令",但也沒什麼搭理他,老實說比起聊天他更想要具體的轉移方式,所以他開始物色舞池中跳舞或是喝酒的男男女女,觀察有沒有上眼的。 很快的就上勾了一位,他淡淡挑起眉尾,綠眸多了些曖昧。 眼神在這裡代表一切。  上勾的男人因為Jason的注視而自然的走到Jason的身旁坐下,他有著比Jason還更壯的塊頭,標準的簡短黑髮以及藍眼,一樣是白人,剛才還在跟Jason聊天的男子心想著,他知道Jason很愛這一型的,從他第一次到店面,上勾的都是這一型的。   男子沒在和Jason聊天,不過是笑著和酒保點了杯酒後看著Jason與男人你來我往的樣子,男子總喜歡看這樣的過程。 最後不意外的,Jason和男人離開了酒吧,至於去哪裡……看那放在Jason後臀的大手,大概都猜出七八成了。  離開地下酒吧後,兩人並沒有到Hotel之類的地方,他們走進陰暗如迷宮般的巷弄中,帶路的是上勾的男人,男人看起來非常熟悉這裡的地形,然而Jason比他更熟。 他們到了一個定點後停下,男人往Jason逼近,把他夾在牆壁與自己胸膛間,Jason挑眉,他知道這地位點是彼知名的“交歡處”,但是他也隨意,比起柔軟的床舖這種陰暗角落反而能讓他硬的比較快。 Jason沒有拒絕,當然他也知道Jason的意思,男人有些急躁的扯著Jason的緊身上衣,Jason皺起眉頭心想著衣服被扯壞,他絕對會把男人踹開罵他滾。 但他今天不是為了痛揍而搭訕別人的,他只是想要安慰,身體上的慰藉。   Jason修長的手指在男人的背部撫摸,像在鼓勵男人,男人粗喘著扯開Jason的上衣,手插入後方牛仔褲內,大手貼帶抓著Jason緊緻彈性的臀瓣,放在男人背部的手游移到後頸,他主動的抬起腿勾著對方腰側邀請。 接著Jason的褲子連同內褲一起被扯下來,他可以感覺到對方硬挺的炙熱抵在自己的大腿內側,對於對方玩意的大小挑眉,他勾笑想著還好對方沒讓自己失望,雙手勾在男人的後頸,雙方都知道可以了。   男人往前準備要挺入時,在Jason視線的男人忽然消失在眼前,接著看見的就是那帶著殺氣與威嚴的雙眼……那是隸屬於高譚市的黑夜英雄:Dark Knight。 一切發生的很快,但Jason能夠適應速度,不理會被Dark Knight擊倒的男人,Jason馬上由外套裏袋抽出把槍指向Batman準備開槍,但Batman像早已知道他的動作一樣,快速施出手刀打了他的手腕,讓他痛得反射性手軟而讓槍離開了手中。   接著他感覺到自己被Batman狠狠揍了一拳後撞到牆壁,還沒反彈回來就被Batman用力地抓住衣領,粗魯的被抵在身後的石牆,被強迫性的和憤怒的Dark Knight對視。  「這是怎麼回事。」他低沉的嗓音充滿壓迫性,不是疑問,是在質問Jason。  「就像你看到的一樣。」他不以為意的回答,左半臉很痛看來是腫了,但他仍勉強的勾起笑容,像在抵抗Batman。  「我沒有教過你這個。」他低吼。  「這種事情不用你教,你也沒辦法教我。」Jason不甘示弱的吼回去,他接觸到Batman更憤怒的瞪視,但他並不覺得自己哪裡錯。 他不過是找些慰藉,這是Batman不能給的,也是他不能和Batman要的。   他們持續了很久的瞪視,最後Batman把Jason放下了,他轉過身,Jason拉起纏至腳踝的褲子穿好,等到他一切都整理好後,Batman轉過來然後抓著他,離開了這陰暗的巷弄。  「放開我。」這是著地後Jason對Batman說的第一句話。 但Batman不予理會,他抓著Jason的領口硬扯,他當然知道Jason可以掙扎,但如果他掙扎自己則會用更強硬的方式讓他走,大概Jason也知道Batman一定會這麼做,所以任他拉扯,另一個任他拉扯的原因則是──他們行走的方向是Jason目前的暫時居住地。   「你來找我幹嘛。」他被放開了,到了自己的暫時居住地,Jason並不意外Batman為何知道自己住哪。 Jason的暫時居住地,是一間充滿破爛腐蝕木製地板和看來和摸起來一樣脆弱的牆壁,只能勉強能看出這裡是客廳,很明顯這裡已經荒廢多時,然而荒廢的原因,是那個曾經一度讓高潭市被政府放棄的地震所照成的。  Batman沒回答他,他只是瞪視著Jason,他知道對以前的Jason這麼做是有效能讓他反省的,但現在的Jason變很多,他不知道這麼做有沒有用,但他知道Jason會懂他在生氣。 Jason當然懂,但他勾起嘲諷的笑容,對著眼前的Dark Knight說:「你沒資格管我,我已經離開了韋恩家,裡裡外外都是。」  「那你就得找別人這麼做?糟蹋你自己。」  「我做什麼都不甘你的事,就像你曾經拋棄我一樣!」Jason反吼,他想到今晚讓人痛恨的惡夢! 那該死的鐵撬、該死的小丑、該死的死亡,那是他最痛苦的時候,卻不是Batman…也就是Bruce出現在他面前,安慰他、保護他的時候! Bruce明顯的愣住,他知道Jason在指什麼,心中也泛起酸。  「這不是理由。」  「這就是理由,我尋找慰藉的方式,有何不可是沉溺在Sex當中?」他沒有精神慰藉的人,就算是眼前這個從他小就帶領他長大的男人也不是。 Bruce皺眉,不能理解Jason的意思,但卻知道Jason在告訴他自己不能為他做些什麼,他心中感到無力。  「為什麼我不能成為你的慰藉。」這是真心話,Bruce很少對人說的。  「…慰藉?什麼樣的慰藉,做愛上的慰藉?」  「Jason!」  「Why?迪克可以為什麼我不行?難道是因為迪克是你第一個羅賓、第一個養子?」 這句話十足讓Bruce語塞,他沒想到Jason知道,雖然僅僅只有那一次。  但最大讓Bruce堵塞的原因則是,Jason那詞彙後面更意味深重的令一種意思。  「怎麼?我說對了嗎?你心中只有迪克‧葛雷森那傢伙…」Jason勾起諷刺的笑容,微瞇起那雙比迪克更深墜的綠眸,他走進Bruce拉下他的頭套,看見他那永遠深鎖的眉頭,還有那雙充滿壓迫性卻該死讓他愛上的深海藍眸。  「…我和迪克不是你想的那樣。」至少之後,他不曾和迪克在發生這種行為了。   Jason挑眉,他有些不信。 但這不是Jason想帶入的話題,他向前靠近Bruce,指尖似有似無的在Batman藏在披風內的胸膛前輕撫,但卻不到侵犯了Bruce,仍有些距離的。  「然後呢?我不想談這些…但我想告訴你,我可以比迪克更好…你要不要試試看?」Jason的笑容帶點曖昧,他不畏懼Bruce的壓迫。  「你是我兒子。」他撇頭,不去直視Jason的那雙放電的綠眼。  「我們並不是親的,只是名義上,Bruce。」Jason輕勾他的下顎讓他的眼眸再度反射出自己的影子,想要讓Bruce拋棄他那老套庸俗的道德,然後只看著自己。  Bruce直視了Jason,看到他深墜的綠眸多了慾望,他知道該拒絕,但是這樣的Jason卻該死的讓他心動,他想甩開這樣的想法。 他是看著Jason長大的,就像他也曾經這樣看著迪克長大一樣,從那麼小的鳥兒長大並離開他…就算是已那破碎的中止離開…但是Bruce看著Jason就如親生兒子般重視…但這種直逼心胸的炙熱又是怎麼回事?   Jason知道Bruce動搖了,他了解Bruce的程度雖然不及於迪克,但他能保證繼迪克後他必是第二個了解Bruce的,Jason小心翼翼的把雙手環至Bruce寬大的背部,輕柔的卻帶著強烈存在感的觸摸他,刻劃出Bruce的背椎和肩胛骨線條分明的肌肉,然後慢慢的貼近他,那雙綠眸仍看著Bruce的深海藍眼,他想在他眼中看到那絲慾望,就算只有1秒,他也不打算放過。  「…Jason,你變了。」Bruce的眉頭更加深鎖,他記得的Jason不會這樣的靠近他、用著充滿慾望的眼神看著自己,而是那個淘氣的在他身邊活躍,然後笑著大喊“從今以後我是羅賓!神童羅賓!”的活潑孩子,就算是犯了錯或什麼,最後都會露出淘氣活潑的笑容給自己看,而不是像現在勾起那好看的笑容,卻帶著些曖昧的讓自己恍惚。 Jason笑著,那雙手停留到了Bruce仍帶著手套的大手上,然後摩擦著手心、玩弄著一根根的修長並粗糙的手指。  「我沒變…是你不曾真正了解過我,Bruce。」 他已經忘記自己是什麼時候喜歡上Bruce的,但是那快忘記的思春期,他仍記得自己常常半夜躺在那溫暖的大床舖上,邊想著Bruce身上的味道和他那強韌充滿粗繭的雙手擁著自己是什麼感覺的性幻想,然後邊套弄著自己的慾望發洩。   只是Bruce從來都不知道他最信任的養子居然對自己有著慾望…到現在也是。 他看出Bruce的猶豫,他的笑意加深,Jason引導Bruce的雙手貼在自己的腰側,然後抓著他那雙對現在的自己來說仍然有些大的雙手慢慢往下移動,並配合的輕輕扭腰,讓他知道自己臀部的美好。  「還是說…你已經再也不像以前那麼風流瀟灑了?硬不起來了嗎?…職業花花公子。」這是明顯的挑釁。 Bruce微瞇起雙眼,這時已經被Jason引導到臀部的大手忽然大力的抓住Jason那塊彈性緊緻的臀瓣,讓Jason深吸口氣,動手的主人聲音低吼:「你會為此付出代價,Jason。」  Jason勾勒出讓Bruce瞬間產生“性感”字眼的笑容,那張嘴說出來的有一大半都不是好話。  「有本事就幹我幹到下不了床,花花公子。」 《to be continued》 此篇後續→《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