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利亞腦農民

關於部落格
讓CP便冷門、阿優打阿蝶~
  • 2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賭局<上>(凱倫X科布)

 



  不知是第幾次的嘆息,他翻牌的動作早已停下。

柯布焦慮的用著指尖敲擊桌面,隨著手的震動夾於指尖的菸也抖出的菸灰,在漆黑的桌面看來格外醒目。

 

 他的腦海充斥著先前發生的事…荒謬的事。
 
他想起那嬌小蒙面的女孩,居然用唱童謠的方法選出要讓誰晉升,不僅這樣,居然連旁邊穿著紫衣綁的雙馬尾的小姑娘也跟著哼,甚至是那戴帽有著鬍渣的大叔、獨臂的麥色大塊頭也隨著女孩的歌謠緩緩拍手。
 
  他本來都不以為意。

只見旁邊那叫凱倫貝克的男人居然緩緩勾勒起親切的微笑,看著他的笑容只讓他眼底充滿鄙視,別跟他說那個男人也想跟著唱。

 

那耳熟能詳的歌謠到了尾聲,小女孩的手由他身上又指到凱倫貝克上,雖然記不得過去的事,但他就討厭別人指著他。
 

 如果是平常他早把那小指頭扭掉,但他現在卻恨不得那指頭停留在他身上。
 
 畢竟停留在誰身上就代表誰晉升,多不愉悅啊?
 
 ──當然,還有某晚該死的睹注,讓他必須得贏。
 
 
而就在那歌謠的最後本該停留在他身上的,那女孩居然遲疑的看了看凱倫貝克,接著那女孩居然…
 

 「唷!」的一聲,加了歌曲裡根本沒有的尾音。
 

指頭改為指著凱倫貝克,忽然家族的人都熱烈的鼓掌,留下滿臉錯愕的柯布在原地。
 

  你…這她媽開什麼玩笑?!
 

他的眼裡盡滿慍怒與陰鬱,叼在唇上的菸貝他狠狠地咬著,當他要往前與那死小孩算帳時,居然被從頭到尾都躺在沙發上小憩的鬍子叔似有似無的擋住。
 

遮掩於帽沿下的雙眸看不見,他勾勒起散漫的笑容,一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胸膛,好似叫他冷靜點。
 

  「年輕人…冷靜點,不就晚點晉升有什麼關係?」他說得不痛不癢,卻撓得柯布內心想狠狠地發作出來。
 
  「大叔,甘你屁事?」
 

他伸手擋開對方的手,並未因長期的共同作戰有任何的通融,他甚至連對方的名字都記不得,反正“沒必要”記得。
 
 
  沒錯-沒必要。
 
  一心只想支配這個家族,然後大幹一場什麼事業。
 
其實連柯布都搞不懂為什麼有這種強烈的支配欲,但他混然不覺是因為自己生前的職業所為。
 
 
 
 
所以那晚,他難得跟“同屆”的凱倫貝克,喝了酒賭個牌。
 
柯布可熱愛極了賭注,就他發牌時嫻熟的動作便可得知,而且他沒輸過,雖然目前他並未與人賭過,但自己在練習時也發現到了這點。
 
當然他也不是因為唾棄家族的人才沒有對手,基本上他很樂意看別人賭輸,但唯一主動提起要與他玩牌的,就只有那晚剛練習完提琴,準備通往寢室卻停下的凱倫貝克。
 

  「你發牌的動作真純熟…看來你生前可是專業級的。」
凱倫貝克沉穩的說著,他盯著為自己發牌的柯布,柯布並未搭理他,不過稍稍停頓了手邊的動作,然後又把牌都收起來的洗牌。
 

  「我現在也是專業級的,你沒看過我身手罷了。」
 
他用眼神示意對方坐下,只見凱倫貝克優雅的坐至他的對面,精美的臉龐帶著的笑靨既有禮貌也很襲人,他把提琴放置桌旁那一連串的動作都很有格調,但那種動作卻讓柯布微微的瞇起雙眸,似乎在想著什麼。
 

  「我想你不介意讓我加入吧?」
 
  「我就等你這句。」
他扯起輕蔑的笑意,似乎在嘲笑凱倫貝克早想玩還獻殷勤,他最討厭那些有著多於虛偽動作又自以為高雅的人,早想趁著這賭注撕掉凱倫貝克優雅的“面具”。
 
 

  賭注開始了,他們玩的是21點。
 
  前幾把時科布都佔上風,基於沒有金錢所以他們賭得是“脫”。
 
當然他也沒有客氣,還指定凱倫貝克脫這脫那,如今,凱倫貝克只剩那件單薄與修身的褲子,但他臉上的笑靨並未因賭注而露出破綻,這讓柯布感到不可思議。
 

  「繼續吧,還沒結束這把。」他讓原本想喊停的柯布繼續。
 
  「你還想繼續?」柯布的笑容很諷刺,能刺傷人似的,「我可沒興趣看男人的裸體,你想賭到光屁股才罷手?你還有什麼能賭?」
 

他想打擊凱倫貝克的信心,當然他自認在這夜成功打擊到了,雖沒看到凱倫貝克有一絲自尊受損的神情有點可惜,但他對於輸了又纏著求贏的傢伙更沒興趣。
 

  「你等等就知道了。」凱倫貝克輕飄飄的說。
 
這句話成功勾起柯布的興致,他微微挑眉嘴上叼著的菸燃出漫漫長煙,他對於凱倫貝克的信心十分不滿。
 
 
 都快連衣服都賠了還敢囂張?

 好、我就賠你賭。

 讓你了解什麼叫“窮到脫褲子”。
 
 
 
 ───接著,柯布發現他錯了。
 

可能凱倫貝克運氣好、也可能是他一時大意,又可能是……他剛才都是故意輸,是在看他的手法…
 

 如果這樣,那就太不要臉了

 現在明白“窮到脫褲子”的,居然是他柯布。
 

柯布完全不敢置信地看著優雅坐在位上,側身欣賞他即將把最後底褲脫去的模樣,他只得僵著臉,兩手插在底褲邊緣卻沒任何動作。
 

 他還在回想,這中間過程到底怎麼回事。

  怎麼一夕間,他就只剩這條內褲了?!
 

  「願賭服輸,柯布…這不是你說的嗎?」
見柯布遲遲不動,凱倫貝克有些惋惜的說著,就像暗示柯布他不守信。
 

這時,凱倫貝克的服裝早穿著好,他在前面幾局就把衣服都贏回來了,還成功讓柯布輸得赤裸身子…這場賭局壓倒性的華麗勝出。
 

  「我才沒說我不脫,但你別一直盯著好嗎?」

凱倫貝克的眼神讓他覺得自己正被視奸一樣,讓他怪不舒服的…但他的神情和眼神卻很真摯,這種錯覺讓柯布覺得是不是自己想太多。
 

  「我怕你不願賭不服輸,得好好看著。」他說得很有道理。
 
柯布抿著唇,想脫口而出的話又被自己吞嚥回去,他明白自己現在說什麼都像是藉口,他也不像求人,當然……他更不想光屁股。
 

 ──就算現在夜深人靜不會有人,他也不想。
 
 
  「我們在賭一注怎麼樣?」
他開口提議,但他看出凱倫貝克明顯對於這提議沒有興趣。
 

  「我不想與“不守信”的人賭。」

 
他很明顯在暗示柯布就是那不守信的男人,冷靜的雙眸還由柯布的臉龐緩緩移動到柯布那不願拉下的底褲…看得柯布背脊發涼。
 

他當然知道自己這樣不對,但底褲可是男人的最後防線,說什麼都不能脫…他看到凱倫貝克似乎打算起身幫他“完成賭注”,他緊戒的後退,連忙說著。
 

  「不然這樣,這賭注條件隨便你開。」
沒想到這句話讓凱倫貝克沒有靠近他,不過是站在原地有些不解地看著柯布。
 
  「什麼都行!我很玩得開的。」
 
反正是大男人還有什麼玩不起的懲罰?柯布想得很簡單,並未知道凱倫貝克在這裡的認知上,想得很“深層”。
 

 終於,凱倫貝克沒在接近柯布,他緩緩地繞過桌旁,抽起其中一張往柯布那飛射而去,柯布也敏捷的接過…是剛才害他輸掉的牌。
 
  「你可別食言…“莊家”。」
 
凱倫貝克勾勒起好看的笑靨,但柯布了解他其中的諷刺…因為他剛才就是當著莊家輸的。
 
  「我就當你答應了,到時候你可別退出。」
柯布又不是被嚇大的,他反而笑得很隨意,有點蔑視人。
 
 
 
這賭注玩得可大了,他們居然改賭誰最快“晉升”。
 



 最近家族的大小姐似乎在籌畫讓家族人員晉升,如果表現得好說不定就能與小姐出去與人戰鬥,對於有著戰鬥因子的他們來說,這可以能離開魔女之塔透透氣的好消遣,沒有人不想出門的。
 

  ──當然,越多人想出門,被選上的機率就越低。
 
這種未定數的賭注,並未讓兩人不安,反而因著未知而熱血沸騰的信心,兩人都不認為自己差,反而勾勒起勝利般的笑靨審視著對手。
 
 
 
而凱倫貝克也讓柯布穿上衣服了,柯布先套了褲子後隨意的扣著襯衣,那半鬆的褲頭卡在緊緻的臀部,貼身的底褲在褲子與襯衣的遮掩下有些若隱若現。
 
 柯布不介意在同性面前穿衣服,大家都是男人還有什麼好忌諱的。
 
 但他沒發現凱倫貝克眼眸底下有著暗湧的未知情緒。
 
 
  「你來說吧,你要賭什麼?」柯布已經把上衣整齊的穿好,他動手拉了拉褲子,然後幫褲頭繫上皮帶。
 
從凱倫貝克的角度來看,可清晰的看到柯布柔韌有型的下腹肌,延伸至底褲…和因燈光下而使陰影強調了那邊形狀的私處…他以為柯布會制止他的注視,或許是因為他的注視並未過於強烈,讓柯布也沒阻止似的。
 
  「現在就要說?」有些低沉的嗓音輕輕的說著。
 
  「說了才讓人更有幹勁。」他微微的挑眉,似乎在嘲笑凱倫貝克的遮掩。
 
 
 
凱倫貝克也不掩飾了,脣形好看的嘴輕輕的道著。
 
「如果我贏了,你就跟我在一起。」
 
 
  「……啥?」柯布以為他聽錯了。
 
  「我換個說法。」
凱倫貝克並不介意多解釋,多解釋到時柯布就不會不認帳。
 
 
所以他伸手抓住柯布的領口,讓他彎腰,便在他的耳際旁解釋,那聲音很蠱惑人很低沉,帶著滿滿的誘惑…
 
  「我贏了,你當我的男人。」
 
  「…………。」
柯布的眼神明顯震盪,他啞口無言。
 
 
  ──你…他媽說笑吧?!
 
柯布的神情漸漸難看,他看著說出這種厚臉皮話與還能笑得跟沒事一樣的凱倫貝克……這人有病啊?
 
 
  「你同性戀?」
除了這他真想不出其他可能性。
 
  「只是覺得很合。」
他仍帶著紳士般的笑靨,很有耐心的回答,並沒因柯布的失禮影響情緒。
 
  「…誰跟你合?!」
如果打個牌就合,那他這幾天不就每天跟自己對幹啦?!
 
 
明顯感覺到內心充滿熊熊烈火,他很難壓抑自己的憤怒,甚至想召喚出異界魚種來咬死眼前那該死的凱倫貝克。
 
 他很想反駁凱倫貝克。
 
 很想罵凱倫貝克不要臉連這種無恥的事情都能講成賭注。
 
 但凱倫貝克一句「玩不起就不要賭。」給語塞得臉色鐵青。
 
 
  「…那我賭,我贏了你就不能對我怎樣,滾離我視線三百公尺外。」柯布根本就是恨恨地咬著每個字說著。
 
凱倫貝克並未有任何驚訝或是受傷,似乎早知道他會怎麼說。
 
  「很好,我就知道柯布不會“詐賭”。」他的笑容非常溫和又親切,但現在在柯布眼中只有可惡欠揍這幾個字。
 
  「對了…」
 
 就在柯布以為凱倫貝克要走人時,凱倫貝克居然伸手摸上他褲頭圍開的下腹,那隻修長纖美的音樂家手指有著強烈的存在,不清不重的摩擦著他的底褲邊緣,那舉動很曖昧,柯布早該阻止他的,但他也不知自己怎麼搞的……居然默認他的舉動。
 
那雙手觸摸的地方很到位,只讓他下腹微微的顫抖了下,卻沒逃過凱倫貝克的視線。
 
  「這件底褲,也等到賭注出來後在好好結算。」
 
  「我贏了,就不准跟我結算。」
 
  「隨便你怎麼說…」
凱倫貝克笑出了輕盈又好聽的笑聲,那聲音不知是單純開心還是玩味著,讓柯布微微蹙眉。
 
 
接著,凱倫貝克手才剛離開,柯布就迅速的繫上褲頭一點讓凱倫貝克看夠的意思都沒有,他現在了解眼前這個不起眼的提琴手真不好惹。
 
 
  但他也不是好惹的…
 
這賭注在無形中開始了,沒有裁判開賽,兩人各自心中就有默契的開始了。
 
基於新來的成員又加上他們拚了命的戰鬥,大小姐自然常攜帶他們,又因為是同期自然而然就被編為同組。
 
 
雖然從外表看來合作無間,但各自都知道自己正在努力什麼。
 
 似龍似虎,勝負未定前沒人善罷甘休。
 
  ──這場賭注,在兩人心中都有很大的涵義。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